福州12名中老年人21日被困在福建磨溪附近蝴蝶谷后,当地领导及时组织搜救。昨日凌晨3时08分,经过5个小时的搜索,搜救人员在距离蝴蝶谷还很远的一个深山里找到了迷路者,并在3个半小时后,将他们安全带回地面,返回福州。经确认,一共12人。

中新福建网12月22日电    20多名中老年人昨日在穿越位于福州马尾的蝴蝶谷时失踪了。失踪者中年龄最小的47岁,年龄最大的58岁,除了3名男性,其余登山失踪者均为女性。昨晚8时,本报记者接获该消息,在了解有关情况、并与组织救援人员取得联系后,随即跟随救援人员赶往事故现场,展开紧急大援救。 

必赢bwin手机客户端 1
救援队上山搜救“失踪”的驴友

  
21日晚9时许,记者正打算休息时,接到福建省登山协会秘书长赵文建的电话,说有十几名中老年人被困在磨溪附近的蝴蝶谷。记者立即前往。

据登山者家属介绍,昨日上午7时30分,20多名居住在福州市区西湖附近的中老年登山爱好者相约穿越蝴蝶谷,他们原计划在山上午餐,下午4时左右返回福州。但到下午4时许,意外情况发生了,有家属接到电话,称他们已在山上迷路。考虑到20多人中有许多人是常年登山者,家人对下午4时的这通电话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但直到晚7时许,20多名登山者仍未见返回,家属们也无法通过手机与他们取得联系。这时,家属们慌了。紧急关头,家属中的一位曾女士想到向登山协会寻求帮助。通过上网查找,他们找到了省登山协会尖尖登山队的许必信队长。了解情况后,许必信立即通报省登山协会,并同时在网上发布了救援信息。 

  【星岛网讯】一支17人的登山队伍日前到福州闽侯县爬山,说好晚上回来,但到了半夜也不见踪影,急坏了其中一名女队员的父母。福建省登山协会紧急组织一支19人的搜救队上山救援,不料艰难跋涉三小时终于在山上遇到救援目标时,却被告之“我们没事,不需要救援”。

  
9时30分,福建省登协组织的17名搜救人员全部到齐,他们戴着头灯,穿着运动服,背着背包,全副武装。记者注意到,车上还有几大袋干粮、牛奶和矿泉水等,这是细心的搜救人员为失踪者准备的。车上还有4名迷途者的家属,他们有的神情激动,不停地向大家叙述迷路者的情况;有的却一直沉默不语,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是一脸的焦急。

20多名登山者的安危牵动人心。来自省登山协会和尖尖登山队的17名救援队员迅速在于山集中。值得庆幸的是,此时救援人员终于和迷途的登山队伍取得了短暂联系,但因山上信号太弱,通话断断续续,只知迷途人员目前停留在蝴蝶谷附近,具体位置不能确定。 

  据《东南快报》报道,9月2日晚上11时,省登协尖尖登山队队长尖尖接到一名自称为程丽君父亲的男子打来的求助电话称,他的女儿早上和其他人一起去登山,说好晚上回来,但到现在还没见人,电话也打不通。尖尖上网查找程丽君所在队伍的出行线路,同时联系其他登山爱好者,询问情况。

  
穿过坟堆,爬过巨石救援人员挺进蝴蝶谷

援队伍展开紧急援救 

  四小时后,也就是3日凌晨3时,程丽君的父亲又给福建省登协领队天马打了救助电话,说一直不见女儿回家,希望天马可以带人上山搜救。

  
一路上,救援人员都不停地拨打电话,试图与迷途者联系,但因山上手机信号微弱,好不容易通上几次话,断断续续,只知道他们在高压电塔“鼓东13”下。救援人员唯一能做的就是,指导他们点燃篝火,一方面可以取暖,另一方面便于搜寻。此前由于担心引来野兽和靠近高压线,迷途者一直不敢点火。

  
时间:昨晚9时30分 

  3日凌晨5时,程丽君参加的登山队中的一名领队打了求助电话到福建省登协值班室,希望省登协救护中心可以组织人员上山搜救。

  
进山的路,先是一段高低不平的黄土坡,两旁好几处深沟,如果不是救援队员的照顾,记者不知道要滑倒多少次。但这仅仅是个开始。接着我们又爬上了一个坡,周围似乎没路了,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才发现前后左右都是一座座阴森森的坟墓。

  
天越来越晚了,气温正不断降低。据迷途者家属介绍,因当日白天气温比较暖和,登山者中大多数人并未带足衣服,也未多准备食物。考虑到迷路的登山者肯定已是又冷又饿,救援队伍准备了食物,并带上高强对讲机、GPS定位仪器、救援绳等。晚9时30分,救援队伍向马尾蝴蝶谷方向进发。 

  省登协于当天早上组成一个19人的义务救援队并于9时出发上山搜救。领队天马表示,程丽君等17人走的线路是由闽侯竹岐上山,上山后沿蛟龙溪自上而下走,途经真人寺,一直走到闽侯溪源村出山,预计全程一共需要十小时左右。“由于途中路险难行,所以不仅登山难度高,强度也很大。”领队天马说,搜救队将从终点溪源村出发,逆向行走,希望可以在途中遇到失踪人员。

  
山路很陡,记者爬得喘不过气了,腿就像灌了铅一样重,唯一的奢望就是能走上哪怕几米的平路。到半山腰时,记者仅仅弯下腰系了一下鞋带,前面的人就已经走得没影了,还好身后还有省登协相逢队队长压阵,可以随时用对讲机和前方保持联系。由于走得气喘如牛,我们几乎没法聊上几句话,只知道,他们整个周末都在进行高强度的素质训练,至事发这个晚上已经疲惫不堪了。大约40分钟后,我们走到了一段比较平坦的小路,但是不时要小心翼翼地攀爬陡峭、光溜溜的巨石,我不敢往下看,惟恐稍一不慎就摔下黑黢黢的山崖。身上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汗,头灯的带子都湿透了,明明热得很,可是一阵风吹过来,身上又凉得你直打颤。接近山顶时接到通知:路线错了,全部返回。

  
时间:昨晚9时50分 

  12:47,救援队伍遇到了两名背着登山包的男子,连忙问他们是不是从竹岐上山的,他们却只说了个“嗯”字,就埋着头往前走了,没有再理搜救队员的询问。接着,又有十多名背着登山包的人走了出来,有队员认出他们就是搜救对象,但是对方却不搭理搜救队员,尖尖多次问话,他们才有人冰冷地说了声“我们没事,不需要救援”。

  
见到搜救人员迷途者大喊“万岁”

  
在路上,救援队迅速商定救援方案。据省登山协会会长朱韶明和秘书长赵文建介绍,蝴蝶谷海拔在600-650米左右,山上无村庄,荒无人烟,正常上下山往返一趟需8个小时左右,为了节省时间,救援队将抄近路赶往蝴蝶谷,因是夜间,花费时间约为白天的3倍,预计救援队赶到将需要5至6个小时。在与登山队伍的电话联系中,救援人员得知他们20多人正呆在一个上标“鼓东13”的电线杆下,可这电线杆到底位于蝴蝶谷的何处就不得而知了,救援队立即与福州移动、福州市供电局联系,希望能通过电线杆确定登山者们的位置。 

  随后,遇到一名原尖尖队的队员,大家才知道,原来,这17人是因为2日晚上的大雨,导致山洪突发,而被迫滞留山上,由于山中通讯信号不好,才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昨日凌晨1时,福州电业局负责高压电塔维护的王姓工段长的带队下,搜救队队员们背着满载食物的行囊第二次出发了,省登协秘书长赵文建也上山了。王工段长对事发地点较为熟悉。据他分析,那里离蝴蝶谷还有很远的距离,所以搜救人员不能再往蝴蝶谷方向走了,必须改从快安村后的一条小路上山。这是搜救人员第一次明确方向。

  
时间:昨晚10时10分 

  尖尖说:“这17人的队伍,肯定是觉得这次出了点意外,队员家属找人去救援不太光彩,所以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

  
上山后,只要有手机信号,搜救队长许必信就和后方保持联系,通报进展情况。

  
救援队到达马尾上 ,按救援方案,第一梯队由此上山,向蝴蝶谷进发。我跟随救援车继续前行。 

  下午15时半,大家重新回到先前集合的溪源村,带着这次尴尬救援留在心里的阴影,坐车赶回福州,救援至此结束。

  
1时40分:队长和迷途者取得联系,确认人数为12人。2时03分,前方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搜救队已经到达“鼓东09”号高压电塔,正在接近迷途者受困的地点13号高压电塔,但还有几座山要爬。2时13分:现在所处位置海拔500米以上,温度5度,身上的毛衣被汗水浸透了,贴在身上冷冰冰的。雾非常大,凝结成水从搜救队员的背包上滑落下来。2时29分:看到一簇迷途者升起的篝火,估计他们就在前方不远处。3时08分:看着好像很近,只有300米左右,但是走了近半个小时。看到救援人员越来越近的灯光后,迷途者响起欢呼声,他们大喊:“万岁!”一见面,救援人员赶紧就把随身带上的食物和饮料、牛奶分发给他们。由于迷途者都是中老年人,体质较弱,救援人员接着就开始动手砍树枝分给老人们做拐杖,一一搀扶他们下山。

  
时间:昨晚10时30分 

  
6时30分:搜救人员将老人们安全带到山下。

  
我随同救援队赶到马尾卧龙山庄,第二梯队将由此处上山,目标同样是蝴蝶谷。 

福建省登协建议今后登山爱好者出发前到省登协备案。

  
时间:昨晚10时50分 

来源:[京报网-北京晚报]

   
我们一行5人已走在上山的小路上,耳边仍有犬吠声声,路面比较难走,崎岖不平,救援队为我配发了头灯,灯有些暗,晃动在山路上。 

  
时间:昨晚11时50分 

  
与福州移动和福州市供电局联系了,但迷途人员的具体方位仍不能确定。福州供电局可能派出了解山上状况的人员参与到我们的搜救队伍中。 

  
时间:今日凌晨0时 

  
带我们上山的救援队的两个向导找不到路了,我们要从山上往回撤,重新寻找上山的路。 

  
时间:今日凌晨1时 

  
我们已经从山上撤回到马尾快安。第一梯队、第二梯队会合后,组织体力好的队员重新向蝴蝶谷进发,展开搜救。队伍中新添福州市供电局一供电站的龚姓站长及一名护林员,据称,他们对当地情况比较熟悉。 

  
时间:今日凌晨1时30分 

  
救援队伍仍在路上,预计3小时后到达蝴蝶谷附近。 (来源:东南快报)

相关文章